标签:昆明10大恶人

相关阅读

No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volitiongames.com/,苏亚雷斯

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了孙小果案部分情况,还对公众广泛关注的孙小果的家庭背景进行了介绍。

通报显示,孙小果第一次犯强奸罪时,用假病历逃避收监执行,第二次犯强奸罪时,用立功获取减刑。然而,据媒体此前披露,孙小果在第二次强奸罪时原本已判处死刑,何以又有服刑并减刑的机会?孙小果又是如何做到“死里逃生”?

澎湃新闻(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孙小果死刑案中的一名疑似同案犯执行了全部刑期,而孙小果本人因何理由引发再审并进行改判,并进而在服刑十余年后成为昆明“夜场大佬”的过程,成为该案目前最大谜团。

多名刑辩专家认为,法律规定中“枪下留人”的三种情况中,适用于孙小果的或只有揭发、检举他人犯罪及重大立功。

云南方面通报称,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正加紧开展调查工作,依法全面深入彻查该案。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在《中国法律年鉴(1999)》“案件选编”发布的材料,孙小果等8人一共被查明8起犯罪事实,孙小果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曾在高级法院担任法官十余年的知名刑辩律师贺小电告诉澎湃新闻,如果高级法院的死刑维持裁定已向孙小果本人宣判,该裁定即生效。早在1997年,最高人民法院授权高级法院和解放军军事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直至 2006年10月26日,最高法发布《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明确规定将死刑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人民法院行使。这意味,当时云南高院对孙小果下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裁定时,同时也核准了其死刑立即执行。

贺小电介绍,高级法院在核准死刑后,到向中级法院下达死刑执行命令的时间,并无法律明确规定,数日至数十日不等,“签发、打印、邮寄等等这些都需要时间,还有,比如集中执行”。但死刑命令下达之后,法律规定7日内必须执行。孙小果后来“死刑复活”,显然是在二审之后、死刑执行之前,启动了再审改判,所谓“枪下留人”。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联席主任朱明勇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孙小果案执行死刑的命令不管下达还是没下达,他被送往监狱服刑需要有一个改判,“如果没有执行死刑的话,一定要有一个改判的文书,比如改判为死缓或者改判无期、有期,有了改判他才有可能会被送到监狱去服刑,他不可能是维持了死刑的判决,最终也没有执行,没有改判的法律文书是不可能送到监狱里面去的。”

根据孙小果犯案时施行的1997年《刑事诉讼法》规定,“枪下留人”一般只有三种情形:一是在执行前发现判决可能有错误,需要改判;二是在执行前罪犯揭发重大犯罪事实或者其他重大立功表现,昆明10大恶人可能需要改判;三是罪犯正在怀孕。

澎湃新闻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2018年1月9日,云南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对一名叫苏源的被告人犯危险驾驶罪作出判决。判决书显示,苏源,男,1981年5月26日生,汉族,大学文化,户籍所在地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住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被告人苏源因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于1998年2月18日被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于1999年11月17日刑满释放。

在《中国法律年鉴(1999)》发布的孙小果案中,8名被告人之一苏源,男,17岁,云南省普宁县人,学生,1997年11月18日被刑事拘留,12月22日被逮捕。苏源参与了孙小果案中第5起犯罪事实,即被媒体广为报道的孙小果纠集6人,将被害人张某某扣留夜总会,用牙签刺张某某乳房,逼迫张某某牙咬大理石茶几。其中,孙小果叫苏源买来竹筷和牙签。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1998年2月18日作出一审判决。其中,苏源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

对比两处材料,1981年出生的苏源,1997年案发时正好为17岁,昆明中院判其2年有期徒刑,若其刑拘时间为1997年11月18日,则其刑满释放时间正好为1999年11月17日。两份材料互相呼应。

一位经手过多起死刑复核案件的资深法律实务专家告诉澎湃新闻,若官渡法院的判决书中苏源与孙小果同案犯苏源一致,则意味孙小果一案被高院维持,孙小果参与的该起犯罪事实没有错误。从判决书披露的情况,苏源未能获得改判,并执行完了昆明中院此前判决的全部刑期。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认为,孙小果被停止执行死刑的理由,排除怀孕的情形,很可能是适用了第二种情形,即在执行前被认为是有揭发他人重大犯罪或有重大立功表现,“当然也不能排除是当时执行人员发现法院判决确有错误。”

云南方面通报称,经查,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其母亲孙鹤予、继父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

“专利一般包括三种,一种叫发明专利,一种是实用新型专利,一种叫外观设计专利。其中,发明专利的要求较高,有创造性、难度大,而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相对简单,有时就是一个噱头,并无技术含量,只是一种新方法而已;孙小果申请的就是实用新型专利,能不能作为重大立功来减刑,其实是一个问题。”朱明勇说。

但是,在前述法律实务专家看来,就算专利确为犯罪本人自己发明的,在减刑时构成重大立功,也难以在死刑执行阶段发挥救人的作用。而第二条途径,检举揭发犯罪,一般要求为能判处无期以上的重大犯罪,或者几个有期徒刑以上的犯罪。

贺小电介绍,像孙小果这样的案件,其再审改判必然经过了院长提交审委会讨论。会上,审委会成员根据承办人员递交的报告材料进行研判。“如果罪犯制作了假的证据材料,比如假的立功,或者假的检举揭发材料,明显的作假一般人都看得出。但不是很明显的虚假材料,或者相关人员想要包庇他,则会装糊涂让其通过。”不过,贺小电强调,就算通过审委会决定案件,案件发生错误后,相关人员的责任仍然按其参与程度进行划分。

贺小电介绍,死刑案件确定再审之后,一般都由高级法院进行再审改判。改判为死缓,或者无期,都有可能,主要根据其新的事实来认定。

多位刑事专家根据官方通报解读认为,孙小果从被判死刑到改判“免死”,再运作减刑,服刑十余年后出狱,其间流程涉及监狱系统、法院等方面。

官方通报亦显示,孙小果案办理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一名承办了孙小果案的云南省高院法官,在退休后跳楼自杀,或与抑郁症有关。

据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报,云南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工作,依法全面深入彻查该案,对在案件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关系网和“保护伞”,坚决一查到底,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朱明勇分析认为,随着官方调查的深入,若发现孙小果的改判系违法操作,将可能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来的改判,孙小果面临着又一次重新审判;如果重新审判并到此次孙小果涉黑案件中一并处理,有可能再度被判处死刑,甚至立即执行。

①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投稿,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相关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逾期视为放弃相关权利,读者邮箱: 。

昆明十大恶人m2孙小果改名了吗 孙小果案件最近已被扫黑除恶打击!

No Comments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999年3月9日改判孙小果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又于2001年9月份改判为18年零6个月。多次减刑后,孙小果已在2012年刑满释放。

24日,《昆明日报》刊发《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昆明开展督导工作》文章。文章称,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省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均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态势积极,成效良好。

涂力均原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党委书记、局长,于今年2月被查。至于此次被打掉的孙小果,坊间传言就是21年前被判处死刑的孙小果。对这一说法,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昆明市扫黑办等单位均未作正面回应。但多个信源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两个“孙小果”确系同一人。

199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一家小酒吧内,16岁的少女张亭和男友汪某在喝酒聊天。张亭说:“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说:“你怕他干什么?我来帮你摆平!告诉我他在哪里?”张亭当即用汪的手机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让汪通话。汪说:“听说你是昆明的老大,我想见识见识。”电话那头,孙小果二话没说,问了姓名,当下约定11月6日晚上在白塔路台湾面馆碰面。

在娱乐场所工作、曾与孙小果有过交往的张亭深知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和为人,就把自己亲见的一些事情给男友讲了,叫他准备充分点。谁知汪某听了,吓得双腿发抖,直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哪里还敢赴会?

孙小果却没有食言,如约来到台湾面馆,从里到外没有找到一个姓汪的人,暴怒,凡进来一个男的,他就冲上去抓住人衣领问:“你是不是汪××?”吓得满店顾客皆作鸟兽散。

有人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孙小果忍不下这口气。他思来想去,认定是张亭告诉别人他的手机号的。他立即召集手下弟子,下令立即找到张亭。

张亭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吓得不敢出门。7日晚,孙小果一伙遍寻昆明娱乐场所未果,正鬼火直冒,在金花宾馆的月光城迪斯科舞厅上遇上了张亭的表姐、17岁的少女张苑及其女伴、17岁的杨某。孙小果立即将两人带进一间名为“温州”的KTV包间,让杨某在外间沙发上坐着,由其同伙看押;将张苑拖进里间“审讯”。

孙小果问张苑是否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了别人,张苑说她根本不知道孙小果的手机号。孙及其手下一阵拳打脚踢,将张苑打倒在地,站不起来。孙令其手下架住她的左右臂,吊起来,他本人则照准她的腹部轮番猛击,张苑几次痛昏过去,但孙小果仍不肯罢休,叫人找来筷子和牙签,用交叉起来的筷子猛夹张苑的十指,将牙签扎进她的指甲缝里。少女的声声惨叫似乎让这伙人倍感快意,他们狂笑着,拿起牙签,根根刺进少女的乳房;拿起烟头,在少女的手臂、腹部烙下一块又一块的疤痕……

随后,他们又强行把张苑和杨某带到位于昆明繁华地带的豪胜娱乐城,说是找张亭,没找着。出来时,这几个人又围着张苑一阵拳打脚踢,张苑瘫倒在地上,满脸是血,挣扎着欲爬起来,又被一人飞起几脚踢在头部。随后,几人搂着张苑,令杨某一起走进豪胜娱乐城二楼的一间啤酒屋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令张苑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面,然后用肘部猛击张的后脑勺,致使其牙齿破损、脱落,血沫飞溅。然后又拉到桌子另一边,重新折磨。

少女杨某目睹这一切,早已吓得浑身发抖,站立不稳,但还是哭求孙小果不要打张苑了。孙小果走到她面前,抬手就是几拳,杨某的脸顿时青肿淤血。

这时张苑已经昏迷过去。他们叫服务员拿来一杯酒,浇在她脸上,又打了两耳光,少女醒来。这伙人便扔下她们,各自到一边去喝啤酒。喝够啤酒,又挟持两少女下楼。来到大门口,又围上来对她们施展拳脚,张瘫倒在地,杨背上、腰上各挨了几脚之后,昆明10大恶人又被一脚踢在鼻尖上,飞了出去,鼻血长淌。他们又拎起张苑,扔到杨的面前,让她们面对面看着,互相打耳光,必须打得响亮。其后,将二人拽到门外。张苑又遭一阵脚踢,再次昏倒。这一伙人竟然解开裤子,用尿浇在张苑的脸上,浇醒她后欲拖起来再打,但可怜的少女已经呼吸微弱,生命垂危。他们慌了,才叫车将二人送到昆明延安医院,扔在医院后溜之大吉。

在暴行发生的整个过程当中,不少服务员、顾客、路人都眼睁睁看着。没有一人出面干涉,说是不敢。其中110警两次经过,也没有干涉,据说是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volitiongames.com/,苏亚雷斯

昆明孙小果家庭背景 云南昆明十大恶人孙小果死了吗

No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volitiongames.com/,苏亚雷斯

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话不假,不论是情场上还是生活中,很多人确实能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是对于一些冥顽不灵的人来说,昆明10大恶人这句话只是会给他人再次带来伤害而已。近日曝出的一则新闻更是印证了这个道理,一名昆明恶霸再获刑死刑,20年后又再次涉黑,此新闻一出,舆论纷纷惊诧不已,这样的狂妄到底是谁给的自信呢?

有过了解的网友都知道,近期国家正在大力开展扫黑除恶的行动,也是为了能够营造一片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给民众们一个放心的大环境去生活。但是就在这样的情景之下,涉黑团伙的头目孙小果,竟然明目张胆的开始为非作歹。

而且据有关人士透露,这名黑社会团伙孙小果与20年前因为强奸侮辱妇女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 疑似同一人。

并且随着证据的确凿,从公安局透露的消息来看,孙小果确实是前科人员,早在98年的时候就曾被抓获判刑了。

据《南方周末》报道,孙小果于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其母亲孙××在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供职,父亲(继父)李××现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苏亚雷斯1997年11月10日凌晨孙小果被警方抓获时所开的警用车即是其父的车。

最严禁摩令?为什么要给昆明交警点赞

No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volitiongames.com/,苏亚雷斯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当你面对蒙冤无助的弱者,当你面对专横跋扈的恶人,当你面对足以影响人们一生的社会不公,你就明白正义需要多少代价,正义需要多少勇气。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内心的爱。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前进的脚步……”

这是1999年,《南方周末》元旦发布的新年献词中的一部分,也是20年中的最为人称道的一部分。即便放到今天,也依然有意义。

政府与百姓从来不是割裂的群体,而是水乳交融的一个整体。相互嫌弃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坏,只有爱和包容才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在禁限摩这个问题上也是如此,我们一度非常愤怒。2019,南宁扩摩之后,又是昆明发布了《昆明市城市道路车辆通行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这个被很多网络媒体炒作为“史上最严禁摩令”的新闻,让即便最乐观的摩托车人都感觉悲观。

但拂去互联网这层浮沫,昆明这次“意见稿”,不应该被孤立看待,而是可以追溯到2007年昆明发布的限摩政策。2019版相比较2007版,并没有扩大化,只不过是对以往政策的延续。而即便是昆明2007版的政策,相比较其他禁摩城市也偏向温和,并没有一刀切的全盘禁止,而是对已经上牌的摩托车留足了缓冲空间。

而引起争议后,昆明交警的一系列举措,才更值得点赞,让我们前进的看到了希望。

6月6日发布“意见稿”后,摩托车的用户和相关组织都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意见和诉求,反响空前强烈。而昆明交警没有置之不理,而是给予了充分的重视和回应。

针对“意见稿”,中国摩托车商会在内的行业协会曾经第一时间致函申请减除限制,据商会秘书长张洪波介绍,他们很快就收到了昆明交警的电话,对方不仅诚恳地介绍了当地的政策,苏亚雷斯并且通报了后续工作进程。

在6月27日,昆明交警还做客云南新闻广播的《金色热线》,以电视节目的方式对外进行了公开回复。以上这些工作,都表明昆明交警在认证对待舆论。

“意见稿”发布后,有网友认为听证会时限不符合法律规定,昆明交警为此立即补充延长了听证会报名时间。在6月19日,最终有199名有效的报名者入围。在7月31日,这199人将在公证处的监督下进行摇号,从中抽取19人参与听证会。同时,昆明交警还向上级进行了汇报,同意立法计划由8月份调整至11月份。

2007年,昆明禁摩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摩托车导致的交通事故数量较多。在《金色热线》节目中,昆明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缪永春就提到,从2007年到2019年,昆明交通事故死亡率下降了87%。不过时过境迁,现在的摩托车用户群体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安全意识也有了长足进步,或许已经到了解开限制的时候了,在这方面,另一个旅游城市西安已经先行一步。

目前来看,昆明对于是否应该开放限摩区域还持开放态度。昆明10大恶人节目中缪永春也表示,会广泛征求市民意见,根据民意来设定标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摩托车在进步,人民的素质在进步,政府的管理能力在进步,中国也在进步。一切都在向好,这就是充满希望的的时代。